第13章 chapter13_房客
番茄小说网 > 房客 > 第13章 chapter13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3章 chapter13

  房客!

  谁不会做蛋糕,苏南听得清清楚楚,顺便腹诽了一通。

  说着张旭就走了进来,可能是天气冷些了,他搭了件夹克外套,双手□□口袋里,在她身后个头又是高高大大的。

  “还真像那么回事。”

  苏南用叉子在面皮上戳了一些小孔,又将奶油起司放进碗里,最后倒进平底锅的面皮上,又盖上锅盖。

  静等了一会儿,她回头瞪他一眼,“你怎么这么烦人。”

  “大概还要多长时间能好?”

  “加压的话十分钟吧。”

  张旭看了眼时间,“那我再等等你。”

  现在已经是上午八点,可是屋外依旧漆黑一片,暴雨冲刷的声音就在耳边,苏南问他,“这么大雨一定要出去哦?”

  “嗯。”

  他就简单的回答了这一句,气氛沉闷了几分钟,锅里的起司蛋糕开始蒸腾成一整块,苏南问他,“你一直看着我干什么?”

  张旭朝着她脸颊揪了一下,又揭开锅,“我只是在想,在西城那天晚上你是不是故意撒酒疯?”

  苏南哑然,看见他割了块还未完全泡发的蛋糕就放进了嘴里,立马拍打他的手,“这样吃会拉肚子的,不是还没好吗?”

  张旭笑笑,“等不及了,还有事呐。”

  说着他把一整块蛋糕囫囵下去,擦了擦手说,“味道不错。”

  西街有几里路那么长,旅游店铺也很多,卖的都是一些其他旅游景点常见的东西,偶尔一些特色瑰禹小吃以及瑰禹锦缎,白天夜里都能热热闹闹的,今天乌云密布的,但是店铺基本上都是开张的状态雨水哗啦啦的形成一块白色的幕布,搅得人心惶惶。

  吴懋下车买了几个包子上来,张旭将烟头丢掉,远远的看见稀稀落落的街头走过来一群凶神恶煞的小年轻。

  张旭将车子开到饭馆对面,那群年轻人先后进了饭馆里面,其中一个人指着楼上的包间示意剩下的人都上去,接着又去老板那里点菜,拿到菜单他只挑贵的,其实他长相清秀,老板哆哆嗦嗦的看他点了几千块钱的饭菜,双手捧着菜单都有些颤抖。

  年轻人眸色邪肆,“抖什么抖,老子来吃饭是你的福气!”

  老板也五十多岁了,他不敢搭腔,额头上顿时汗涔涔的,直到小年轻走了,他才恶狠狠的把菜单交给服务员,咬牙切齿的说了句“造孽啊”!

  吴懋难过的啃着菜包子,又闻了下,“味道怪怪的,是不是馊了?”

  张旭将录像的镜头调到对面二楼的包间,那群二十三四的小孩子闹腾个不行,又是唱歌又是喝酒又是划拳,里面只有两三个女生,有时候男生玩的嗨了就让某个女生跨坐在大腿上,他们对其中两个轮流又玩又摸又抱,后面的游戏大概赌的是脱衣服,坐在大腿上的女孩被强行脱了外套,连输两局的时候饭桌上的人都哈哈大笑准备看热闹,女的转身就要走又被男生拖了回来按在椅子上,落地窗前坐着一个年龄相当的女人,她起身走向落地窗,在大家的嬉笑声中拉上了窗帘。

  张旭吐了口烟,烟头处累了层灰,他的双手白皙修长,食指中指交错,轻巧的在烟灰缸上殚了殚。

  “付彬他儿子会和这群人保持联系?”吴懋实在纳闷,“他儿子不是挺乖的嘛,也不是这儿的人啊。”

  “你不记得我们第一桶金在哪儿赚的了?”

  “那时候不是从西城到广都走货赚了十几万吗?”吴懋若有所悟,“那小子当时是在这里住了两三年。”

  又等了有两三个小时,那群人衣冠不整的从二楼包厢下来,老板看他们要走,就让服务员上去说话,服务员也是吞吞吐吐,拦住走在最前面的那个年轻人,说,“您好,一共消费五千千百块,不知道哪位结账?”

  年轻人哈哈大笑,左手遮住耳朵挑衅的问,“你说什么?大声一点,听不见!”

  服务员年纪还小,冲着老板看了一眼,一个都得罪不起,又说,“您好,一共消费五千千百块,不知道哪位结账?”

  “结账?结账是吧?”年轻人故意拿出钱包看了看,从中抽出两三张红色人民币在服务员眼前挥舞了下,“哟哟,没钱!”

  说着他推开服务员就要走,服务员没动弹,他就一脚狠狠的把他踹在了地上,服务员哀嚎了一声,接着就听见这群人拿着桌椅又摔又砸,一时间饭馆搞得乌漆狼烟。

  几个服务员一齐上去拦着,老板顿时也怂了,跪在地上连连求饶,过了十几分钟,他们也是尽兴了,这才踢开脚边的椅子凳子和砸碎的瓷碗扬长而去。

  下午这行人又去了瑰禹的小夜场,虽然下着暴雨但是里面的热情不减,舞池中间是俗艳的灯红酒绿,安静处舞台上又业余歌手唱着广场歌,坐在吧台边上的人听不下去,不停的发出嘘声。

  这群人也是喝醉了,还没待上一个小时就开始闹事,夜场里也雇了不少保镖,很快的这两群人就不遗余力的打斗在一块,舞池中间一片慌乱,人群四散逃开,有些人因为慌乱导致踩踏,倒在地上的人好几次没能起来,等到夜场的人少了好多,警笛声也随之响了起来,那群年轻人奔散在夜场的各条熟悉的街道,拐弯抹角的都能躲起来。

  其中一个年轻人吭哧吭哧的越过小巷,两旁的栏杆被他踢的噼里啪啦的倒在地上,凭着知觉他踏上自己停泊港口的小船,船舱里一片狼藉,还透着一股味道,他或许是太累了,在水龙头边上冲个脸就倒在床板上就想要睡觉,可是听觉的灵敏还在,除了风雨交加电闪雷鸣,他听见了一前一后的脚步声,顿时他站起身来要去锁上船舱的铁门,还没来得及动手,船舱被人一脚踢开,年轻人铿锵的倒在地板上爬起来,随手抡起一个棍子抬手就挥。

  吴懋往后退了几步,随手将灯打开,明亮的灯光刺的人眼晃,他依旧张牙舞爪不依不饶,张旭趁机抓住他的棍头,他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,可是酒意涌上心头,对面的人朝着他胸口一踹他就倒地不起。

  “就这个熊样。”吴懋嗤笑一声,蹲下来看他,“小子,认识我吗?”

  那人睁开眼睛,定神看了一眼,语气仍然是不服输的,“认得,瑰禹吴懋嘛。”

  说着他看了一眼吴懋身后张旭,他站在灯光下,个子挺拔快要顶到船舱,一张脸在灯光的暗影里,平白无故多了份血腥戾气。

  那人狼狈的往后爬了爬,吴懋知道他是害怕,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脸,“我们过来问你一件事,你老实回答就好。”

  “问什么?”

  “你和付彬的儿子有没有联系?”

  那人愣了一下,转而冷淡着脸说,“没有。”

  张旭在他乱七八糟的起居室里转了转,说桌上堆满了□□碟片,他把这些东西扫到地上,还真是看到了一封信,只是上面没有署名,张旭打开来看了看,随后将信封揉捏成了一个纸团砸到他脸上,“认真的想一想。”

  “就这一封信而已,我和他又不是很熟。”

  吴懋又接连哐了他几个阴狠的巴掌,用了实打实的力道,那人嗷嗷叫了几声才讨饶,“我说我说还不成吗?”

  他坐了起来,嘴角有血丝,他吐了一口才说,“的确是只有这一封信,我和他也不是很熟,主要是他怕自己的马*子在这里被欺负,才会定时的寄点钱给我的。”

  “都没有地址?”

  “没有地址。”他想了下,“每次寄过来都没有地址,让他支付宝给我或者汇给我也不行,搞得像做贼一样。”

  “他女朋友谁啊?”

  “她也不知道。”

  “你丫干脆点!”吴懋吼他。

  “老渔头的孙女。”

  吴懋也站起身来,张旭问他,“他大概什么时候给你汇钱?”

  “时间也不一定,有时候一个月,有时候三四个月,不过钱不会少。”

  吴懋握住拳头就像要动手,那人往后一缩,想来是害怕了。

  这狂风暴雨叠加的没人敢出去,而且天色一天昏沉,到了四五点就像是午夜,耳旁的风声就像带着怨念呜咽的女人,听的人不免浑身发麻,周围的树木丛林配合着风声飒飒作响,雨幕也越来越大,门前的河流已经涨到了堤坝上。

  电闪雷鸣的没人敢去看电视,张姨张罗着几个人在客厅玩玩扑克,他们闹着要斗地主,说是来钱比较凶,苏南谦虚说不会,林桥高兴了,“这都不会啊,不会是没钱吧,昨天泡温泉泡了五六个小时,也是一次泡个够了啊。”

  苏南拿起扑克放在手上,又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红钞票放在桌面上,笑笑说,“既然要玩就玩的开心点,总玩这个多没意思啊,玩些赔率大的吧,有钱人,你说呢?”

  “我们又不知道你的规则,你耍赖怎么办?”

  苏南勾起嘴角,将两副扑克很快的分离开来,又把大王小王jqk除掉,又把扑克交给男学生洗开。

  苏南让男学生发牌,“规则讲一遍。”他看男学生一脸茫然的看她,就说,“你先给每个人翻一张牌,然后再各发两张,现在我做庄,28是最大的,相同的牌是对子,点数大的对子最大,比如说两个9,然后两张加起来个数最大的,那就是1和8,超过十的减去十,剩下的个位数来比大小,点数相同的情况就看两张单牌的大笑,相同牌就是庄赢。”

  苏南第一轮做庄,先两倍三倍的赔了一次,输了有几百块,接着男学生坐庄的时候她又输了几百块,她顿了会儿说,“还玩这个吗?”

  林桥刚好两场都有进钱,“玩啊,为什么不玩。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fq44.cc。番茄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fq44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