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章 chapter32_房客
番茄小说网 > 房客 > 第32章 chapter32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32章 chapter32

  房客!

  图像复原虽然有其科学原理,但是目前已经存在误差,只要操作者有意倾向另一个角度,出现的人像必然也不尽相同,苏南沉色听见金丝眼镜说这人是时祁人事部的一个专员,最近出现在裁员名单里,想要最后在时祁身上捞一把,那人并没有出现,他只是说那个人已经承认了,只是u盘被他不小心弄丢进了水里,现在上面一无所有,应该也没来得及给下家。

  这么蹊跷的结论,却又证据确凿,宋闽东的手指渐渐摊开,暗暗吁了口气,明明是倾向于自己有利的答案,却又让他不寒而栗,他惊了一身冷汗,最后看了眼惊魂甫定的那人,更是不确定。

  等到释疑结束之后,金丝眼镜为迟来的结果道歉,“既然真相出来了也并没有给招标造成影响,我们会在今天下午公布名单,这两个天给大家带来的困扰我仅代表时祁表示抱歉。”

  等到所有人离开,秦榛收拾好了轻携电脑放进了包里,看见苏南疑惑的等在门口,几个快步就走到她身边。

  金丝眼镜看徐姓招标员脸色依旧通红,不知情的笑他,“怎么了,昨晚喝酒了?”

  那人愣了下,“没有啊,”他摸了下额头,释然大笑,“可能是没睡好,血压比较高。”

  苏南依旧没有看见张旭人影,她失落的跟在秦榛身后,也不问为什么结果有如此大的差别,秦榛和她散着步,将电脑包交给了服务员送到自己房间,草坪上一片绿色,绵延开来视野空旷,但是才刚刚开完会议,现在草坪上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。

  天气实在冷下来了,苏南笼着身子,听见秦榛客套的说,“昨天晚上真的谢谢的,已经很少熬夜了吧,一个晚上就有了黑眼圈。”

  “还好。”

  “那个张旭,是你的什么人?”

  苏南抬头看天,有一朵浓厚的白云就在头顶上,她嗫嚅了下嘴角,突然觉得有那么的不确定,“我现在也不大知道,”语气也释然,“等我知道了告诉你。”

  “张旭昨天晚上找我了,他好像才刚知道你以前是玩技术的。”秦榛看向她的表情,好像也不以为意,“他一直以为你就是科核的一个游戏玩家。”

  “你们怎么聊了挺多的?”

  虽然聊得不多,但是秦榛想起张旭的硬朗和谋策,现在还心有余悸,“他人不错。”

  “话说,这件事解决了我这两天就要回去了,你没什么要嘱咐的吗?”

  苏南顺着一个椅子坐了下来,“有什么要嘱咐的,”她想了一下,“wf的队员,我知道最近拿了大奖,替我祝福他们,我也没怎么回去,等有时间去看他们。”

  “没了?”

  苏南看他,耸耸肩,“没了,还想有什么?”她知道他意有所指,“我现在对他没有挂念。”

  “老大其实是有苦衷的,哪知道你就这么走了,一走就是半年。”

  “我从科核出走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,真的不用愧疚。”再说,都这么久远的事了,那些朦胧的情愫也并没有捅破,现在看看,也不像是发生过的。

  “那我回去可以把你的消息告诉他们?”

  “有什么不可以,最开始不给你们消息只是怕你们出言挽留,那些形式性的拒绝,我不会。”

  秦榛一阵失落,事情原本不应该这样的,大概是彼此性格的原因,才会走到这一步。

  “家里逼得紧,老大已经和他们闹僵了。”

  苏南无奈笑笑说,“真的已经和我没关系了,你不用跟我玩暗示。”

  秦榛看她一脸坦荡,内心不免失落,当年苏南初进校门年纪还小,只有十六岁,被授课老师推荐给老大兼职赚钱,于是就在老大创业的公司开始打杂,其实都还是学生,言语也还稚嫩。

  苏南当时还没有出落成现在的样子,性格也稍显木讷,老大是纨绔子弟,喜欢的自然是大胸美女,他对女人没什么追求,有时候说老婆不难看婚姻就能过下去,所以和他谈恋爱的女人也都很漂亮。

  苏南在公司里待了六年,陪着他熬夜出差融资辛苦颓败直到最后公司的起步,她不知道爱情是什么,如果是欣赏的话,她就一直觉得自己是喜欢他的,直到她觉得自己长得算是他的审美范围,才有意无意将这种欣赏释放出来,本来一起都很顺利,两个人一起吃饭看电影甚至约会,在她几乎以为两个人已经是所谓的男女朋友关系的时候,他带回来了一个未婚妻,他告诉她,太熟悉的人他不下手,怕辜负了以后连朋友都做不成,他说她很优秀,以后能够找到更好的。

  她有难过一段时间,其实父母长期卧病,之后双双离世,这种难过就伴着失去双亲的伤心酝酿发酵,父母生病其实是一个负担,她也觉得辛苦,但是从来不觉得累赘,现在他们不在了,她心里空落落的,就像被丢进了深不见底的大海,周围一片静谧与黑暗,她窒息恐惧,却又无能为力,她死命的与这种挣扎的无力感抗争,却又徒劳无功。

  她孤孤单单一个人在家里待了有十多天,终于,头脑里繁杂错乱,最后西城发来一封老屋拆迁的邮件,她就回去了。

  她回来之后心里平静了好多,十多年来,父母身体一直不好,咳嗽头痛胃退乏力胸痛此起彼伏,家境也每况愈下,尤其最后一年他们卧床不起,她现在只单纯想要应当的结果与报应,幸运的话,与自己爱的人,过纯粹的生活。

  只是这么简单而已。

  宋闽东回去之后很快收到时祁的官方合同邮件,如果没有异议的话就可以立刻进入签约环节,宋闽东凝神看了一会儿,手指在屏幕上来回滑动了下,商侃问他,“不是一直想要的吗?为什么现在这么犹豫?”

  宋闽东撑着一侧的脸颊,“这件事情太过蹊跷,看那个姓徐的表情也是一脸懵。”

  “有了替罪羊不就这样吗?”

  “可是那个人为什么要承认呢?”宋闽东看向她,“你觉得可以签?”

  “当然可以,等得不就是这一刻。”

  今天一天都没有见到张旭,他的指尖顿了下,丝毫没有头绪,“签就签吧。”等得不就是这个。

  苏南作为看客观看了时祁与旭东的签约过程,但是张旭晚上没有回来,她收拾行李的时候给张旭打了个电话,可是响铃很久都没有接听,她将手机随手扔在床上也没关心,等到行李收拾的差不多的时候,张旭给她回了过来。

  苏南接过电话,“在哪儿呢?”

  张旭一手闲散的搁在车窗上,吸了口烟,烟雾在驾驶座上弥漫开来,他看了下周围,一个古楼小镇,都是雕梁画栋的建筑,他才刚过来,自己也不大熟悉情况,“临时出来的,你在睡觉就没给你打招呼。”

  苏南坐在床上,支着一只脚,“那你注意安全,对了,”她低着脑袋,“你应该也知道,宋闽东签约了。”

  张旭顺着一只手懒懒的抵着下巴,嘴角一抹不以为意的浅笑。

  车子正前方一个裁缝店里有个女子娉娉婷婷的关门出来,隔着一些人群,隐约可以看出她的年轮与沧桑,张旭拿出一张她稍年轻的照片对比了下,依稀能够看出当年美艳的影子。

  张旭对着电话说了句“现在有事,”苏南浅浅的叹了口气,很快那头就急促的嘟嘟嘟起来。

  街头的人群不是很多,张旭打着方向盘稳稳远远的跟在她的身后,最后到了一个老旧胡同的入口,这个胡同住的应该是年纪比她还要大些的,大概是她住的不久,三五成群的遇见一些人就是口舌与白眼。

  张旭就将车子停在了老旧宿舍楼下面,大概等到了晚上八点钟,有不少老头拿着小扇子下楼去到不远处的破旧亭苑里面下棋,老阿姨们手上拿着假剑去到稍稍空旷的场地跳着广场舞,那边的路灯坏了几个,还闪烁不定,老阿姨们的声音也是忽明忽暗。

  大喇叭里唱着“你是我的小啊小苹果”,张旭靠着座椅闭目了有一个小时,忽远忽近的听见有男子粗糙的咒骂怨愤,又过了一会儿,还有玻璃椅子噼里啪啦的声音,老阿姨们也听见了那声音,索性将音乐关了起来看起了热闹。

  张旭将车窗升了起来,阿姨们大概以为车子里没人,所以两三个倚靠在车窗上,其中一个说,“可不是又打起来了,刚消停了几天这又是怎么了?”

  从头到尾女人都没有发出哭喊声,有大爷大概是听不下去类似“婊*子”“贱*货”之类的谩骂,穿着汗衫过去哐哐哐敲门,里面的男人怒吼,“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。”

  大爷“咦”了声,朝着房门狠狠踹了脚,警告说,“你要是再不开门我们可就报警了啊!”

  “爱报不报,”那人大概是喝了不少酒,语气嚣张跋扈,还和着金属器械重重摔打的动静。

  “再打可就要出人命了。”有阿姨这么说,“老头子,你别管,赶紧的去找片警。”

  大爷挥了挥手也就朝着片警的警亭过去,老阿姨和别人闲聊,“你说这是何必,都结婚二十多年了,以前不是挺好的吗?”

  “谁还没个家务事,”另一个阿姨稀罕的轻声说,“上次我不是进去了吗,小崔身上青青紫紫都是疤痕,脸上好多血,就倒在玻璃渣里。”

  那阿姨砸吧了嘴,“你说说这都造了什么孽。”

  “谁说不是呢,小崔看见我们进去,还朝着我们笑,笑的人瘆的慌。”

  “哎,真是可怜人。”

  “这么一打,他老公又得在看守所里待上半个月。”

  也是凌晨的时间,张旭看见片警过来苦口婆心的又劝了好久,最后将男人带走了。

  那个姓崔的女人过分冷静,她将房门关上,整个胡同顿时也就安静了。

  张旭将手机拿出来,屏幕的光亮太过刺眼,他调暗了些,看见苏南发过来一条无辜的消息:睡不着。

  张旭怔了怔,转而嘴角一抹温存的浅笑。

  苏南躺在床上痴痴的看着手机,过了好一会儿,对话里弹出了一个百无聊赖的“嗯”字,苏南将手机举高了点,又就近使劲看了下,最后愤愤的丢在了柔软的被褥上。

  她将被褥嗖的没过头顶,最后闷闷的传出了句,“妈蛋!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fq44.cc。番茄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fq44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